好了我知道画的挺烂_(:з」∠)_
考虑把滑头鬼和阴阳师对比着画……

阴阳师式神升星 虐向小短篇

渣文笔_(:D)∠)_尽量往虐里写:p

食发鬼篇

食发鬼靠在樱花树下,细细梳理自己的发丝,他欣喜地发现自己掌中浮现了一个锁型图样。“看来……阴阳师大人终于重视起我了呢~”在他初生之时便赐予觉醒之力,如今更是多加保护,想必将来一定能为大人出一份力。
“食发鬼——”他正想着,阴阳师*便远远地朝他喊道,“准备作战。”
“来咯~”

这几天来了不少“食发鬼”,有那么几只来自灰色符咒的,搏得阴阳师大人一笑,剩下身价“高的”——来自珍贵的蓝色符咒或是勾玉堆——迎来的只有一声臭骂。
“……我x怎么又是你!”
啊啊我当初,是怎么来的?
望着头顶在微风中簌簌作响的樱花,食发鬼试图回忆他初生的景象。“唔……是什么来着?...

亲戚家的小花花(◍ ´꒳` ◍)

买bug送游戏
嗯没毛病(」°ヘ°)」

天使&恶魔

圣洁的天使——
莹白色的方形大理石上,纤尘不染的细羽轻轻坠落,映着斑斓的阳光,那细碎的色块不免浸染了眼眸。
“呵。”清朗的声音揉着四散的飞羽,降临人间,“吾受吾主之托,来消除汝之罪恶。”
天使递出权杖,意引凡人离去。
“扑哧——”罪恶衍生的爪牙刺穿了那双洁白的羽翼,天使的悲鸣换来的只余深渊传来的狂笑。

不洁的恶魔——
恶魔拉下了一只天使,从高不可攀的天堂。
做尽肮脏卑鄙之事,借由凡人之手污染了那双羽翼,天使再不是天使。
恶魔靠近笼中的生物,那源源不断的圣光刺痛了它的双眼,那汩汩不竭的腥气挑起了它的欲望。
“它抛弃了你。”恶魔开始低语,散发出腐坏的气息。
“它忘记了你。”恶魔揉搓着天使银白的发丝。
“它拒绝了你。...

我爱育婊,我在LOFTER

查看详情


好有趣~( ̄︶ ̄)

(七)(完)

懒得分章了╮( ̄▽ ̄")╭

“……是么。”风神扯扯嘴角,终是没能笑出来,“谢谢。”
大妖有些诧异:“那些鱼?”
“不止,还有那次洪水。当初我的神力所剩无几,这只眼睛……”风神探向空荡荡的右眼,“自是不够用的。所以……我不怪你。”
大妖沉默半晌,再次开口:“愚钝。”他凝视着风神的眼睛,沉声道,“你想护他们生生世世,到头来却空无一人。这一切皆由你所就!”
风神怔愣着,无神的眼瞳深处燃起点点怒火:“……你又知道什么……”
“哈!”大妖嗤笑,“身为神明,试问,有何人记得你?”
“……”
“作为护佑者,守了他们几十载,上百载,乃至千载万载,到头来只落得个神性消融殆尽的下场。”大妖挺直脊背,俯视眼前的风神...

(六)
荒川之主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失眠:周身的江水不再服帖,反而时不时地翻腾起来。看着镜子中空荡荡的一片土地,荒川之主猛然发觉,那小神似乎已经很长时间……没有来了。
他伸手虚握了一下水流,果然:“你终于……坚持不住了么?”他叹息着,跃身出了江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如今一目连已经没有力气上山下山,感觉不到疼痛,伤口也就无所谓了吧。身上的布条被血浸染,边缘处已经破破烂烂,洗了无数遍还是没能阻挡它泛黄又变黑。一目连拨拉着额前的头发,已经那么长了么,刘海遮住了右眼,隐约露出了布条的边缘,却早已是被血染透,凝结成了深褐色。
“有多久……”他抬头望向神社屋顶的破洞,眼前却是一片模糊,“没有感受到了...

(五)
一目连开始还算着今儿是何岁月,想着哪块土地收成不好,如今却是连外界的冷暖也感知不得,困扰他很长时间的疼痛似是消失了,可只有他自己知晓身体是个什么状况——他时日无多了。
唇角溢出一抹苦笑,一目连坐在地上依着柱子,索性直了双腿,他定定地看着一旁的神龙身上龙鳞剥落后显露的血肉。许久,他忽又垂眸,沉声道:“龙……害得你也受连累。”声线发颤,抬眸掠过一抹无措,“如今失了触觉,怕只是个开始……我这风神,还能护他们几时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山下那块贫瘠的土地,这些年经历了不知多少风雨,又被多少人日日夜夜地剥削,如今只剩丁点油水让村民们果腹。
那间破旧的茅屋里,住着一老一少两个妇人。老妇人瘫...

临摹的一张小酒吞ヽ(〃∀〃)ノ(没学过画画细节尽量按着原图来的_(:з」∠)_)
自己舔舔_(•̀ω•́ 」∠)_

© 藏器于身 / Powered by LOFTER